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加坡公司仅一间办公室 招牌都没有太皮包

时间:2016-05-14 13:5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点击:
因为这家公司参加了帮忙俄罗斯田径协会被查出兴奋剂疑问后向前奥委会委员、国际田联主席迪亚克纳贿洗钱,所以日本奥委会的辩解看起来是适当苍白无力的嘴硬。5月14日出版的日本右翼报纸《产经新闻》也不得不招认说,这一国际闻名的有公关实绩的公司的说法很难
  因为这家公司参加了帮忙俄罗斯田径协会被查出兴奋剂疑问后向前奥委会委员、国际田联主席迪亚克纳贿洗钱,所以日本奥委会的辩解看起来是适当苍白无力的嘴硬。5月14日出版的日本右翼报纸《产经新闻》也不得不招认说,这一国际闻名的有公关实绩的公司的说法很难得到国际社会的了解,因为该公司设在新加坡城外的一个较为陈腐的公营组屋住所,而且全部公司只需一间房间,门口也没有任何显现企业名称的招牌,看起来便是一家皮包公司。新加坡的反腐部分现已初步和法国检查当局协作,对这家公司进行调查。

  日本2020年奥运会申办期间的纳贿疑问不断显露出新的消息,正处于越描越黑的阶段。

  5月13日,日本奥委会会长竹田恒和对外发送了一张声明,标明:新加坡TAN先生的公司Black Tidings对东京奥运会的申办给予了公关支持效力,因此获得了公关费用,这一费用经过了新日本有限责任督查法人的督查,是合理支付的费用。而且,这一费用是在正式签定的业务合同基础上,进行支付的,该公司是具有非常强壮实际成绩的署理公司,恰是因为对他们的成绩有所等候,才签定的这么的公关署理合同。经过该公司帮忙,在东京奥运会的申办中,关于亚洲和中东的情报进行了剖析。所以这笔费用是依据得到的效力业务等价的支付,并没有任何疑问。

  按照东京2020年奥运会申办委员会的活动报告书,从日本平成23年到平成25年(即2011年-2013年),包含捐赠和拨款的65亿日元傍边,有7.86亿元被用作了海外公关费,其中有2.3亿支配汇入了这家公司。

  《产经新闻》采访日本体育评论家玉木正之说:申报奥运会的城市和海外公关公司签约进行公关是非常一般的作业,很多都是雇佣的前奥委会委员,会告诉申办者怎样进行宣传以及接纳活动,没有这么的合同根柢很难获得主办权。但是“为何这家公司和迪亚克之间的联系会这么凌乱,为了让国际社会得到更深入的了解,需要进一步进行翔实说明才行。”


   这篇文章来历:中山市明达香精香料厂   http://www.mdxjxl.com